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作文 >

作文

楚才特等奖正式揭晓 12位获奖选手畅谈怎样写好作文

  1月25日下午,楚才竞赛委员会公布了第37届(2021)楚才写作大会特等奖获奖名单。经过严格的初评、复评、定评、终评、终审,并进行社会公示和进校走访后,12篇作品通过最后的检验,从6.3万余篇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特等奖。获奖选手包括小学生9名、初中生2名、高中生1名。

  近日,长江日报记者分别走访了12位特等奖获奖选手及其指导老师,了解他们平时的学习和生活情况,揭秘他们学习语文特别是作文的成功之道。本届特等奖作品很好地体现了“楚才”倡导的“我手写我心”和“真诚、思维、情趣、审美”的写作理念,或抒写个人成长中的困惑与感悟,或跳出“小我”,关注和思考社会现实问题。采访中,赵王睿璿同学主动向记者“披露”,自己曾参加“楚才小记者”培训,养成了关心社会、观察生活的习惯,这次获奖作品的题材就来自她前段时间一次坐地铁的经历。

  特等奖作品是如何“锻造”出来的?一起来听听选手们和他们的指导老师是怎么说的吧。

  喜欢看书、听故事,还喜欢做摘抄、写日记,尤其喜欢收集生活中发生的趣事,把看到的、听到的都写进自己的作文里……读小学三年级的钱莞恩是个“小精怪”,脑子里时常会冒出很多奇怪的问题和想法,比如:作业是谁发明的?为什么每个孩子都要写作业?天有多高?云为什么会飘在空中?每一次,父母都会满足她的好奇心,陪她一起找答案。

  这次参加楚才写作大会,看到题目《淘气鬼与乖孩子》时,钱莞恩一下子想到自己小时候最喜欢听外婆和妈妈讲她们小时候的趣事——她们不用被关在家里,可以走街串巷,可以和邻居小伙伴们扮家家酒,可以爬树和摘冰柱,可以在家里养很多小动物,在家门口就能买到好吃的蒸糕和绞糖。她们的童年多么开心和无忧无虑呀。每次听到这些,她都幻想自己也能拥有这样的童年。于是,她写下了这篇作文。

  钱莞恩是班上的学习委员,也是大家公认的心灵手巧的“小才女”。“钱莞恩写作文很轻松,因为她热爱生活,善观察、爱思考。”语文老师余旭说,班上有些孩子很怕写作文,之所以觉得难,就是因为缺少观察。因此,余旭经常鼓励学生们观察身边的人和事,看一看、听一听、闻一闻、摸一摸、想一想。作文就是要说自己的心里话,写具体事实,写真实感受。此外,班上还开展了“好书大家淘”活动,让好书在班级里“漂”起来,拓宽了学生的阅读视野。在交流和讨论中,学生们增强了口语表达能力,提高了阅读自信。他们的读书范围进一步扩大,写作兴趣也进一步被激发出来。

  “楚才写作大会特等奖作品公示时,我发现其中一篇正是何悦宁记录在班级‘漂流日志’上的内容。那些好玩的班级趣事,我们都一起参与了。读着读着,我的眼前就像放电影一样。”武汉市光谷第一小学四年级教师韩尤丽聊起何悦宁的获奖作文,忍不住笑出声,因为文中记录的场景熟悉又亲切。

  何悦宁说,她对写作产生浓厚的兴趣,班级“漂流日志”功不可没。同学们会把每天学校里的趣事记录在上面。每次轮到她时,她都会尽可能还原场景。

  “看到楚才写作大会的作文选题时,无数画面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啃得残缺的手指甲、偷看微信公众号里的文章、找同学顶罪后心里不安又去找老师承认错误痛哭流涕,还有戏曲社团、班级阅读分享会上种种被表扬时的高光时刻,都触发了我想要表达的欲望。所以,我写起来一气呵成。”何悦宁说,“班级‘漂流日志’为我这篇作文积累了很多新鲜有趣的素材,我们班上可爱的老师和同学们就是我写作的灵感源泉。”

  指导老师韩尤丽说,何悦宁阅读的书籍比同龄孩子的更有深度。比如,她喜欢看《红楼梦》。她练习书法使用的也是楷体版《红楼梦》原著。

  韩尤丽介绍,何悦宁还非常热衷于参加学校社团活动。她参加过学校的红领巾舞蹈社团、黄梅戏社团,当过迎新活动讲解员、校园小导游等。“学校里丰富的社团活动也让我积累了不少写作素材,是我灵感的源头活水。”何悦宁说。

  一个章回体标题16个字,王健丞的参赛作品让人眼前一亮。评委会给出如下点评:一个看似平常的“唐僧叒被妖怪抓走”的故事,因为地道的传统章回体小说味道,加上现代寓意的巧妙融合,读起来引人入胜。

  在语文老师许莉眼里,王健丞是个阳光开朗的“小暖男”。在平时学习中,他特别喜欢阅读,也常常跟同学们分享各种故事或话题。他兴趣爱好广泛,除了阅读,还喜欢运动、旅行、玩乐高。玩起魔方来,他也是顶尖高手,曾在年级魔方大赛中获得一等奖。

  前年初次参加楚才写作大会,王健丞获得了三等奖。这次看到西游记的题材,他很快联想到自己平时爱读的小说《西游记》,师徒4人的性格特点和生动的形象在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于是,他展开丰富的联想,对唐僧的形象进行再塑造,通过唐僧的心理活动凸显取经路上作为普通人不断修行的一面。

  3年来,长春街小学每年都有学生获得特等奖,这与学校多年来对学生语文综合素养的培养密不可分。“学校每学期都举办语文节。”王健丞的指导老师许莉说,在平时的语文教育教学中,老师们特别注重对学生进行“看”“说”“想”“读”等多方面的训练,每学期都会不定期开展读书分享、阅读小达人、我是小作家等各种活动,激发学生们的阅读和写作兴趣,给他们展示的舞台。

  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洪山区鲁巷实验小学四年级学生赵王睿璿时,她开心地说,自己是“楚才”的铁杆“粉丝”,曾参加“楚才小记者”活动。

  赵王睿璿说,2020年首次参加楚才写作大会没能获奖,这让她有点不服气。后来,她报名加入了“楚才小记者”特训营。参加“楚才小记者”活动让她更多地了解了社会,学会了观察社会、观察生活的方法和技巧,养成了随时随地观察社会、观察生活的良好习惯,写作能力也大为提高。妈妈还给她订阅了《楚才报》,母女俩一起品读同龄人的精彩作文。

  本次参赛,她选择的题目是《社会进步最大》。“比赛前的一天,我在地铁列车上看到了一部宣传片,讲人民币背后的故事。当时,我觉得很有意思。”这次,她将自己与零花钱的故事写进作文,讲述了移动支付普及后,她的心理变化,加上了自己的思考,显得很有深度。

  赵王睿璿的妈妈说,家人特别注重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每天吃早饭时,孩子听外婆读长江日报微信公众号里的《早安武汉》,了解经济、社会大事。孩子洗澡时,外婆则隔着玻璃门读诗。洗完澡后,她就能把诗背下来。

  赵王睿璿多才多艺,会钢琴、舞蹈,书法也写得不错,还曾作为鲁巷实验小学啦啦操队成员征战在日本东京举行的2019年日本啦啦操公开赛,获得小学组技巧亚军。

  语文老师尹秀红说,鲁巷实验小学的每个孩子都有一本“阅读存折”。学校鼓励孩子们积攒“阅读财富”,这也激发了他们的阅读和写作兴趣。(长江日报记者郭丽霞)

  连续两年参加楚才写作大会,第一次获得三等奖,这次荣获特等奖,何订乐认为两位老师功不可没,一位是学校的老师,一位是“家庭教师”妈妈。

  在学校里,语文老师每学期都让他和同学们准备一个“妙笔生花本”。低年级的时候,用来摘抄好词好句;中年级的时候,对一个事物或一个人进行片段描写;高年级的时候,上完课文,会仿写类似题材的小短文。

  “核心就是训练孩子们对细节的描写。”语文老师李瑶瑶介绍,学校语文教学有着浓厚的教研氛围,注重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在班级教学中,她注重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倡导多读书、好读书、读好书。通过经典诗文背诵、习作展评、读书分享、读整本书、阅读之星、书签制作等多种活动,她在班级营造出浓厚的读书氛围。

  在家里,何订乐有一位像《神奇校车》里弗瑞丝老师一样的妈妈。妈妈喜欢让他尝试不同的体验。“妈妈总是说,没有‘体验’是写不出好作品的。”何订乐说,家人每天都会让他看一些新闻,妈妈还会和他分享、分析报道背后的故事。这次,他的参赛作品创作思路就来源于一则新闻:一孩子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拔,爸爸带孩子去工作;看到爸爸每天搬砖以供自己上学,孩子幡然醒悟。“这看似平实的一则新闻使我感触和感悟很多。”

  何订乐的爱好特别广泛,体验过帆船、皮划艇、滑板,擅长游泳、打篮球,喜欢静静地画画、阅读。何订乐说:“我每天睡觉前都会坚持阅读一到两小时。不看书,我就睡不着。”

  上一届初会“楚才”,朱久叶以《灰太狼的面包房》一文获得一等奖。此番再会“楚才”,她更上一层楼,一举拿下特等奖。老师们不吝赞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喜欢弹钢琴,钟情芭蕾舞,热爱阅读,个性活泼的朱久叶特别健谈。聊及最近在看的《三体》《梦书之城》等,她眉飞色舞。“好看,我觉得《梦书之城》不亚于《哈利·波特》,故事主角是来自诗龙堡的‘传说雕龙希尔得衮斯特’。诗龙堡里住的是一种直立行走、会说话、全都热爱写作的龙族。”她迫不及待地与长江日报记者分享,希望其他小朋友也能利用寒假多阅读。

  生活中,朱久叶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小习惯——记日历牌。每天花10分钟,她在日历牌上记录“历史上的今天”,包括名人轶事、重大事件,也会把当天看到、听到的身边趣事写上几笔,作为日后写作的素材。

  “小时候,每天坚持半小时亲子阅读;6岁以后,她就开始自主阅读了。”妈妈孙婧告诉记者,朱久叶很喜欢看书,也时常写一些评论。每次去图书馆,孙婧都会顺手给女儿带一摞书回家,也不“强推”哪一本书,而是摆在桌子上由女儿自己挑选。家里的藏书比较多,朱久叶拥有一个单独的书柜,从绘本到小说,有两三千册。

  指导老师孙峰对朱久叶的文章风格用了6个字评价——鲜活、童趣、幽默。“好作文取材于生活,来源于生活。”孙峰说,班上经常开展“即兴作文”,一只光顾教室的小昆虫、一朵飘到衣领上的雪花都能激发学生的写作兴趣。写完后,她再组织学生展开互评,大家饶有兴趣地找亮点、寻不足,丰富彼此的生活。(长江日报记者向洁 通讯员陈捷)

  在楚才写作大会中,钱思竹发挥丰富的想象力,用一篇《颜色的日记》描绘了幻境般的异度世界,最终斩获特等奖。

  钱思竹说,她的想象力来源于长期的锻炼和积累。“班上专门放置了一个书柜,里面的书都是同学们带来的,平时可以互相借阅。利用这个机会,我看过不少奇幻想象类书籍。”她家里的藏书有很多也与奇幻想象有关。其中,一本名叫《绿山墙的安妮》的书对她的影响很大。看完这本名著后,她又听了5遍录音版的内容。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每次读到好句子、好段落时,钱思竹会随手做笔记,更新大脑“素材库”。对于她写的很多文章,语文老师邓红莲常常夸赞“有思想”“有灵气”。

  除了看书和写作,钱思竹还喜欢跳舞。在她看来,写作和跳舞有异曲同工之妙,都需要丰富的想象力。“无论是舞蹈的编排还是演绎,想象力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篇文章如果没有想象力的加持,那些文字可能无法从纸上走进读者内心,优美的词汇都会失去鲜艳的色彩。而一旦激发了想象,再普通的事物都会因此产生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钱思竹共有3次参赛经历,此前曾拿过“楚才”三等奖。她对诚信写作有着自己的看法:“写作如做人,唯有真实、踏实才成方圆。”

  六年级女生郑安悦是一名全能运动“健将”,花样滑冰、跳绳、羽毛球、滑板等运动项目都是她的“拿手好戏”。因此,“运动”是她的作文里的高频词汇。

  谈到这次写的文章《热爱可抵岁月漫长》荣获特等奖,郑安悦直言这个题目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平时练笔过程中,她多次以亲身经历写对体育运动的看法。这次,她用恬淡的自述分享了自己在花样滑冰和跳绳上的心得体会,阐述“运动改变人生”的道理。

  “郑安悦是一个很用心的学生,一些被常人忽略的小事在她眼中都是不可多得的写作素材。”语文老师夏金桃介绍,除了课堂上的仿写练笔,她还会要求学生坚持写周记,善于发现生活中值得回味的点滴小事。郑安悦每周会去汉阳江滩观察同一棵树,记录树的成长;根据不同节气的特点,看看气温有何变化;步行通过江汉桥,感受“桥都”的内涵。

  为培养郑安悦的阅读和写作兴趣,妈妈也动了不少心思。妈妈经常翻阅“五星书籍推荐表”,一看到上新的书籍便会毫不犹豫地买回来。历史类的《少年读史记》、理财类的《小狗钱钱》、经济类的《气候经济和人类未来》、军事类的《中国儿童军事百科全书》都是郑安悦看过的书。郑安悦每次写周记时,妈妈都会叮嘱她:“写作要慢慢磨,不要一味地赶时间。写前先理清思路,写完后再按照老师讲的要点把文章多读几次,并细细修改。” (长江日报记者杨幸慈 艾晨光 通讯员杨学工)

  谈起家乡,特等奖获得者周旭东有着说不完的故事。“我的家乡在宜昌秭归,那里有最好吃的橙子,还有看不厌的三峡风景。”他说,近几年寒暑假,他每次回家乡都会发现他的乡村老家变得越来越好了,他想把这些“新面貌”都记录下来。

  周旭东说,每年寒假和暑假,他都会回爷爷奶奶家和外公外婆家玩。其间发生过很多趣事,比如,暑假里,他和小伙伴一起用网兜抓蝉,一起登山、摘橙子,甚至在坟地里捉迷藏。“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家的厕所。其中有两次上厕所发生的事情到现在回想起来都让我有点起鸡皮疙瘩,会哈哈大笑。”周旭东说,近年国家搞“农村厕所革命”,装上了蹲坑和马桶,让农村卫生条件大大改善,让小孩再也不怕上厕所了。

  “这只是老家变化中的一件小事,却反映了村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了。”周旭东说,他特别热衷于记录乡村变化,曾在校刊《和乐之声》上发表过一篇作文《我爱我的家乡》,记录关于三峡大坝建成之后家乡的新面貌,受到了一致好评。

  指导老师王向荣说,只要提起家乡的趣事,周旭东就会滔滔不绝。他有一双善于观察生活的眼睛,能够记录身边发生的点滴小事。到外地旅游的所见所闻,课外书上的一些好词好句,网络上一些搞笑的段子、歇后语等都是他写作文的素材。(长江日报记者杨枫)

  “你是刚上初二的男生……”特等奖作品《网游人生》的开篇让很多读者误以为小作者是一名刚读初二的男生。见了“庐山真面目”才发现,小作者既不读初二,也不是男生。她是武汉市十一初级中学营房校区七年级女生苏慧宁。

  “我有玩网游的经历,家里有亲戚因为玩网游而毁掉了自己的生活,电视里也常出现一些关于网游的新闻。这些来自生活的例子给了我警示,成为我的写作素材。”苏慧宁一开口就显示出与同龄人不一样的沉稳,“玩网游,适度即可,千万别上瘾。”

  提到和“楚才”的缘分,苏慧宁有点激动。她的妈妈在学生时代参加过楚才作文竞赛,获得了很好的成绩;她的妹妹在第36届、第37届楚才写作大会中分别获得一等奖、二等奖;她在第35届、第36届、第37届楚才写作大会中则分别获得一等奖、三等奖、特等奖。

  语文老师秦琴看过苏慧宁的获奖作品后表示:“语言运用非常娴熟,时间点的分布也很巧妙。这不像是一个读七年级的孩子写得出来的,真让人眼前一亮。”

  关于写作,苏慧宁有自己的看法:“写作文不能生搬硬套、学一些套路,这一点儿也不明智。作文境界的高低是由个人的思考深度决定的。所以,学生们平时还是要善于观察生活、多思考。”从小学四年级开始,苏慧宁就养成了随身携带纸笔的习惯。在街头遇见卖红薯的老人,在小区看到初开的梅花,她都会生发浅层思考,把它们记录下来。回到家有了充足的时间,她会由卖红薯的个人延展到农民工群体,由梅花的表象延展到梅花的意境等,并将这些深层思考“化作”文章。

  谈到此次获奖作品,刘思妍打开了话匣子:“我之前看过一些关于精灵的电影,还挺喜欢这些活得很久的生灵。这次看到《随你怎么说》这个题目,我突然由精灵的长寿想到了‘死亡’这个话题。我就想看看,它们如果死去,究竟会是什么原因。”她觉得,“随你怎么说”不单单是叛逆,最重要的是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自己有自己对生活、对人生追求的看法。

  刘思妍正忙着备战中考,无暇阅读太多课外书籍。但她的书架上摆放着的《史记》《我是猫》《李白诗传》《罗生门》《奇岩城》《星星离我们有多远》等书籍向长江日报记者展示了她的好奇、冷静、诗意等多个“侧面”,难怪她曾经获得东西湖区“临空雏鹰”之“阅读之星”称号。

  平时,身边但凡有自己认为有意思的人、事、物,刘思妍都会将其记下来。等到有了足够的时间,她便会将其写得更详细,甚至会用巧妙的构思将几个例子连缀成篇。她的《扎染》等作品曾刊登于《语文报》等报刊和校刊《美联芬芳》。

  “因为平时积累比较多,所以刘思妍能够很轻易地把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观察到的美写入作品,这一点很难得。”语文老师张传云这样评价刘思妍。他也常以“热爱生活、热爱阅读、善于积累、多写多练”的作文“拳法”培养刘思妍的理性思考和创意表达。

  对于正读高一的梅晓寒来说,“楚才”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从小学三年级首次参赛至今,她不断取得突破,先后获得三等奖、二等奖、特等奖。

  “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写日记。在这个过程中,我可以用感性的视角、温暖的笔触来记录生活的美好。”梅晓寒认为,写日记并不是单纯地记流水账,而是仔细观察能引发共情的人或事后,写下自己的感性认识。

  在此次特等奖作品《夜航》中,梅晓寒以身边的真实事例为基础,营造了多个耐人寻味的意象空间,让故事里父女间的隔膜、排斥转变成明悟、感动。语文老师王红涛介绍,相较于班上其他学生,梅晓寒的文风显得与众不同。除了语言优美外,她还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辩证地剖析生活现象,使文章更有深度。课堂上,梅晓寒写过的很多文章都被当作范文进行展示。

  梅晓寒平时爱看林清玄、泰戈尔的散文集以及鲁迅的短篇小说、一些科幻类小说。进入高中阶段以来,她仍坚持每天下晚自习后看看书,为自己“充电赋能”。为了拓宽阅读渠道,妈妈经常“约”她一起看报纸和央视《新闻联播》,爸爸一有时间就和她分享阅读心得。她有着良好的绘画功底,每次读完一本书后会结合自己的所思所想把文章的梗概画成思维导图。

  梅晓寒说:“‘真’是写作的灵魂,既要感情真,更要文章真。只有这样,才能体会到写作的乐趣。”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