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论文 >

论文

启明星辰筹划转让控制权 新风口到来前网安行业龙头各寻乘凉大树

  6月12日晚间,网安设备和应用解决方案供应商启明星辰(002439.SZ)公告,拟筹划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份事宜,于次日起开始停牌。同时,公司实际控制人王佳、严立夫妇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部分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特定对象行使。若上述事项最终达成,将会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分析人士认为,启明星辰此次定增和表决权转让,大概率会邀请国网相关央企或其他国资成分机构入局。

  业内人士则告诉记者,目前网安企业引入国资战投是常规操作。而在加强国家网络安全的“等保2.0”政策出台后,拥有国资加持的网安企业往往将有更多业务机会。

  记者发现,过去由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让渡表决权的情形往往出现在国资对企业纾困案例中。不过,此次启明星辰当下似乎并不需要“纾困”。

  2019至2021财年,启明星辰分别录得营业收入30.89亿元、36.47亿元和43.86亿元,归母净利分别达到6.88亿元、8.04亿元和8.62亿元,整体经营偏稳健。

  包括卫士通(002268.SZ)、绿盟科技(300369.SZ)和安恒信息(688023.SH)等网安企业均隐约有后来居上之势。

  分析认为,启明星辰此次重组,与近年网络安全企业频频邀请国资背景“靠山”有异曲同工之处。

  以奇安信为例,公司前身为三六零(601360.SH)旗下企业安全业务集团,于2019年4月更名奇安信。当年5月,中国电子以37.31亿元战略入股奇安信,使得后者正式成为网络安全国家队。

  2021年9月,国资委党委委员、副主任翁杰明还公开表示,中国电子要推动其出资的奇安信集团,打造面向全球的世界一流网络安全企业。

  同为央企电子信息产业集团,中国电科的网安布局则相对分散,旗下控股卫士通公司,于近年战略入股南洋股份(002212.SZ)和绿盟科技。

  此外,美亚柏科(300188.SZ)则早在2019年便邀请国开集团旗下国投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入股“站台”。

  记者了解到,近年《信息安全等级保护管理办法》——即所谓“等保2.0”的落地,使得政企网安设备和服务重新成为风口。

  据悉,“等保”一词最早出现于2007年与2008年颁布的《信息安全等级保护管理办法》和《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基本要求》中。而2019年颁布的新版等保办法被称为“等保2.0”,其通过将评级程序、评级流程等细化,为政企网安提供等级标准。

  “前几年的网安国产化主要是概念性的,反而是最近这些年网安企业在国产化上其实都在上量”,一位政企网络服务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

  “虽然国产化喊了很多年,但以前落地的‘等保’文件都是趋势性和意见性的文件。但是近年改版的‘等保’文件是在管理细则和应用落地上逐渐明确了的,所以很多企事业单位现在都在根据‘等保’文件的更新进行整改和增配。”

  记者了解到,在2019年“等保2.0”中,对涉及网络应用企事业单位采取了更为细致的五级等保要求,其要求企业网络安全在包括物理环境、通信环境、区域边界、计算环境、管理中心五大方面全部按等保规定的相应网安等级架设硬件和系统。

  此后,2021年,进一步更新的“等保2.0”对原等保评测体系进行了多维修正。根据天风证券彼时测算,该轮等保修正将带来近20亿元的增配市场。

  “等保行业是一个不断更新迭代和需要投入大量维护成本的行业”,前述人士告诉记者。

  而由于等保的专业性要求既偏且难,企事业单位一般很难招募到合适的网安业务人员,所以都会选择提供网络安全一揽子解决方案供应商进行等保升级。

  “相比一般企业,医院、学校等事业单位或者金融机构、政府单位等保审计的要求是非常高的,通常这些机构都被要求做三级以上等保。而且等保迭代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涉及硬件应用和数据整个体系的迭代。而且一般等保要求越高,网络安全的审计周期就越短,高级别等保单位几乎两三年就要做一次安全审查。”前述人士如是表示,暗示其中业务空间巨大。

  公开信息显示,启明星辰近年主力开拓了包括“军团”和“市长计划”在内的渠道拓展计划。

  而在近期的调研中,启明星辰指出,得益于“军团”制的业务引擎,一季度央企、电信和金融增速快,下半年特殊行业、政府行业会有很多项目,未来可期。公司通过“军团”制、“市长计划”加强对有预算保证的下游行业和区域客户的接触和开发。

  对于邀请国资战略投资,甚至控股,前述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国资成分并非业务必须,但却会有很多好处。

  “现在每个大型城市都有一些国资主导的安全审查机构或运营公司,一般他们在做企事业单位安全审计的时候,如果发现等级不达标,审计单位会向被检测单位提供某些特定品牌的物理防火墙或者网安堡垒机等产品,供被检对象整改使用,所以这是一项非常吃资源的生意。”前述人士透露。

  “也并不是说非国企资本就一定不能从事等保业务,腾讯阿里360这些社会资本也在做这块,但在政策理解上能直接和国网安全有利益关联的企业会理解得更透彻,业务扶持上或许也会有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