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范文 >

范文

邂逅后湖

  我们不仅要网红,更需要高级红。后湖片区一定要成为新文化与新艺术的摇篮。不仅是湖南的,也是中国的。

  《诗·郑风·野有蔓草》:“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这是邂逅一词的出处。

  “星河滚烫 不如去浪”,这句话刻在后湖一栋颇有标志性色彩的建筑的进门处,这栋建筑叫作“水泥房子”。

  炎炎夏日,我三次浪到后湖,落脚点都是这栋在滚烫的星河中显得特别冷调的“水泥房子”。

  城市的空间,从高楼耸立,一下子落入了一片山明水静的谷地。在湘江西岸,依着麓山,南起清水路、北达阜埠河路、东起麻园路、西抵后湖路这片规划总面积为2110亩、其中水域面积为585亩的区间内,一片奇异的空间展现在我的面前。

  向西望,满眼的蓝天下岳麓山绿色浓郁地横卧着,一片平缓的或洁白或砖红的建筑渐次展开蔓延到了湖边,那里隐藏着湖南师大美术学院与音乐学院,还有住着湖南省内一批顶尖艺术家的桃花岛,低调地呈现出一派和平与安宁的田园风光。

  向北望,锦绣潇湘的多彩而奇特的房屋,充满故事地伫立在那里,这个坚守了近20年的长沙最早的文化创意园区,蕴含着一抹神秘而传奇的色彩。

  向南望,在绿意葱茏的环湖大道和沿路鲜花的围绕下,是一片还待改造的田园民舍,没有拥挤陈旧与混乱,而是素面朝天地向着天光,仿佛在等着一个无法预知的惊喜的到来。在田园中间,有一些已经改造的民居和庭园,或是培训学校,或是创意公司,都有着含苞待放般的清新。

  向湖中心望去,一汪青碧的水倒映着蓝天白云,倒映着湖畔的建筑。红白相间的云裳桥连着水中的栈道,弯弯地平铺在湖中。在七月的日光下,在蓝天白云碧水浑然一体之间,这一抹红与白,如一片荷花瓣,温婉地依在湖心;又像是一片红唇,与水中的倒影一起,在后湖清秀的脸庞上,绽开了笑靥,溢出迷人的清欢。

  而最梦幻的却是这栋水泥房子的周边,这一处曾经被称为长沙最脏最大最乱的城中村——黄鹤村,处处有令人意外的惊奇。

  水泥房子边上,一栋通体全白的“zstylles”生活空间,呈现着一种纯静的伊斯兰风格,院子里的白沙和仙人掌,仿佛将你牵引到了西亚半岛的海边。挨着这白房子的却是一栋只有三米多开间,却有一个大气又洋气的名字:“长沙3MODE”。那北欧风格的小木屋门脸,写着一丝神秘的表情。

  向前走再右拐,一片缤纷的建筑呈现在面前:“老欧洲咖啡.西餐”有着意大利西斯庭式的古旧装饰;“四季美学”重叠而简约的外立窗户,充满着包豪斯现代建筑情趣;1688音乐BAR的重彩和它边上那红的黄的橙的蓝的方格交错的建筑,别具一番超现实主义的风韵,配上路边密密匝匝的康乃馨、星星点点的茉莉花和含羞不语的紫罗兰,让人仿佛一脚跨进了巴黎塞纳河的左岸。

  掉头向左走,一路蜿蜒而行,一栋栋小房子,呈现出简洁而明快的造型,间或有一两处原木栅栏的设计,营造出一脉东方淡然平和的气息,又宛如走进了日本东京新宿某一片拥挤但却洁静的民居……还有一栋在网络上传说的红房子,我一直没有找到,但是网上说:不到红房子,不算到后湖。在网上,我看到这红房子和它边上的蓝房子,那颜色浓烈到任性,让人一下子能释放出天性来,难怪年轻人爱它。

  而与这些建筑相得益彰的,是每个建筑的门口、大厅里,都有类似“星河滚烫 不如去浪”,“不负热爱,趁现在”这样的话。那个叫“一瓢婚恋书馆”的门前,更是竖了一块牌子写着这样几句话:何为爱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可否具体/执子之手,长相厮守/ 可否再具体/与你。

  兜兜转转,来到湖对面的后湖桃花岛,人称大师岛。这里几乎清一色的砖红色建筑,造型简洁,墙边路旁,种着高高低低的竹子,有着一种古色古香的文人气息。这个湖南顶级艺术家组成的艺术创作群落,每个工作室,虽在统一的色调笼罩下,却各有各的风情。

  老朋友肖小裘的工作室,是一个小巧的院子,房子里摆着他各个时期做的雕塑、陶艺的小样,而小小的四方天井中,却种着各式的植物,一盆盆圆润的铜钱草,总让人难以忘记。

  朱训德老师的工作室,在桃花岛最突出的位置,白色的如竖琴式的外型,在这片砖红色的院落中跳脱出来,成为整个后湖的景观中心。走进他的工作室,一楼是美术馆,二楼是巨大的创作室。站在创作室的窗户向外望,后湖的景色一览无余。

  站在窗前的一刻,我突然感到,在后湖的每一个回眸,并不是仿佛走到了地球上某一处相似的地方,而是与后湖人心中的梦想抑或和自己曾经的某个梦境重叠,又仿佛遇见了一个隐匿于心的渴望,有一种邂逅的感慨与甜美。

  2016年的初夏,有好友想租一小院做文创产业,他们遍访长沙,最终将目光定在了河西后湖。

  于是,也是在一个炎热的日子,我被他们邀请来到了后湖。去的第一个地方,是岳麓区后湖片区综合整治征拆建设指挥部,接待我们的是负责规划的陈瑾。她说,改造后湖不会全部推倒重来,而是要尽量保有它的原始风貌,形成一个“有机更新”的新区域。

  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后湖刚刚开始整治,湖水依旧是混浊的,气味难闻;民居依湖而建,靠湖边有一条小路,民居与小路间,是一条黑水沟,有各式的垃圾。

  有机更新,是由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吴良镛提出来的城市规划和建设理论,认为城市整体如同生物体一样是有机联系、和谐共处的,城市建设应该按照城市内在的秩序和规律,顺应城市的肌理,采用适当的规模,合理的尺度,依据改造的内容和要求,妥善处理关系,在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探求城市的更新发展,不断提高城市规划的质量,使得城市改造区的环境与城市整体环境相一致。

  后湖,是湘江西畔和岳麓山之间的一个湖,是岳麓后山、桃花岭山脉的雨水流到湘江时经过的最后一个湖。1958年后,由湘江西岸散居的10多个渔民在此成立了渔场,1972年,天马村两个生产队并入渔场,成立了一个国社合营企业——岳麓渔场。后随着长沙城市建设热潮的兴起,长沙市电信局、中南大学、湖大天马公寓、后湖新村安置小区等围湖建设,后湖变成了一个死水湖,污水横流、垃圾成堆,成为长沙城西最大最乱的“城中村”。

  后湖生态的有机更新,是在保留原有湖岸线亩水体实施清淤截污、生态修复、河湖连通等整治工程,清除淤泥70余万立方米,拉通7条道路,从湘江支流靳江河实施生态补水,疏通水循环、修复水生态。并以香樟、杨梅、栾树、早樱、 银杏、金叶水杉、垂柳、无患子、榉树、栾树、梨树等本土树种为基础,以树木花叶四季色彩变更为依据,规划了四季植被带,丰富了湖岸的四季及四时景观。

  其次是建筑的有机更新。后湖的改造没有大拆大建,而是保护历史风貌,延续乡土记忆。在关停违规门店635家,拆除历史违建3118栋,统筹实施348栋民居有机改造的同时,按照湖岸特点及原有建筑的架构,改建了一批特色建筑,并修建了云裳桥、花韵广场、水秀台、发呆坪等公共空间。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声乐、美术、舞蹈、乐器等各类大学艺术专业受到家长们的关注,坐拥湖南大学、中南工大、湖南师范大学等丰富高校科教资源的岳麓渔场,便成为中南地区最大的“艺术培训胜地”,曾一度聚集了近200家艺术培训机构,年培训学生5万余人,这些机构中就有众森艺术培训学校。2007年前后,因为环境的恶化,包括“众森”在内的多个培训机构相继外迁到“阳光100”小区附近,只有少数几个留守在这里。

  2011年,“众森”创办人赵荣军,为了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他回到了后湖。他坚信,这里的环境恶劣只是暂时的,其大的生态布局和高校人才资源,却是无可替代的。2013年10月,朱训德、段江华、陈和西等12位艺术家应赵荣军之邀,作为首批艺术家进驻后湖。一年后,肖小裘、杨志坚、王金石等第二批艺术家加入这个群体。2016年前,后湖因为有了这批艺术家,而奠定了其作为湖南文化艺术创作园地的的基调。

  文化的有机更新,就是尊重这里的文化历史与文化现状。于是,岳麓区毅然选择了一条没有任何经验可借鉴的更新之路——做一个“集传统文化传承、湖湘文化展示、原创艺术创作交易、艺术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文化艺术园区、文化创意产业园 区、大学生创业园区以及长沙市中心城区宜居宜业的生态治理示范区” 。

  短短几年间,曾经那个污水横流、垃圾遍地、违章建筑到处都是的岳麓渔场不见了,不仅生态环境得到了全面提质,道路交通焕然一新,42位艺术家落户西岸国际艺术创作小镇,更有湖南集建、世纪千府、湖南湘域和道、长沙本特等16家设计企业,深圳证通电子、湖南考拉露营、网星梦工厂等3家网络经济企业,言吉教育、学业有方教育、深圳前海好好学等13家教育培训企业和马也子企管、老欧洲咖啡、不设指标传媒、一池饮象等15家网红经济企业落户后湖……一种独特的艺术田园城市形态如梦如幻般地生长了出来:生态与人文相得益彰、传统与时尚融合共生、科创与艺术比翼双飞、创作与营销互相促进。

  今年的5月底,空气刚刚热烈起来的一个下午,陈瑾得知我要采访后湖,又一次把我带到了这里,她看后湖的神情,除了有六年前的信心满满,还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欣慰与骄傲。

  我们坐在“水泥房子”里,一起回顾这漫长而又短暂的后湖改造之旅。除了我俩,还有后湖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周龙波和长沙后湖奥普利文化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唐创。

  后湖的规划,先是否定了将后湖打造成一个纯城市公园或生态旅游点的构想,后又放弃了将后湖变成餐饮民宿片区的发展方向。在确定定位后,又从最开始的由政府统一租赁民房交由大师统一设计改造,到政府与品牌企业成立联合公司进行改造 ,再到政府分签给相应的品牌企业分片进行改造的过程。未来以怎样一种形态改造和管理后湖,依旧需要不断探索。

  而长沙后湖奥普利文化旅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则是这种有机更新进程的产物。它是由中南大学土木建筑学院教授、世界华人建筑师协会秘书长张楠的规划设计团队与岳麓区城投部门联合组建的公司,因此,后湖国际创意设计小镇黄鹤村这一带的园区,又有一个很时尚的名称,叫作“奥普利园区”。设计师出身的唐创说:在尊重整体规划的前提下,我们严格筛选入园企业。企业一但入园,则尊重企业自身的需求和价值取向,由企业提出建筑及周边的景观更新方案。“这也是一种有机成长,当大家内在的激情都爆发了出来,才可能成就一个多姿多彩的后湖!”

  是的,正因为这样,后湖才成为了一处“灵气闪耀”的网红打卡地,不仅省内外年轻人争相前来,还吸引了一批影视节目在此录制,比如湖南卫视的《乘风波浪的姐姐》、电视剧《爱你万缕千丝》等。国内外众多艺术家、文创企业及政府文创园区建设者,也前来参观学习。《现代快报》总编辑梁波在参观了后湖说:“全国其他地方的城市改造,可能园区是园区,校区是校区,但是像长沙后湖这样,有山有水,而且把园区、校区、景区和城区合到一起的很少,这是一个非常有想象力的一个城市形态。”

  “后湖成为长沙的又一张美丽名片:干净、优美、有趣。但是光有这种小情小趣,是不够的。”作为后湖国际艺术园区的首倡者,赵荣军充满激情地对我说。

  在滚烫的长沙七月,在后湖这一片明媚之中,如赵荣军一样,一群人正在激情澎湃地畅想后湖的未来。

  “后湖片区的核心是艺术创作,而弄清艺术创作的使命与目的,才是重中之重。”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朱训德望着窗外的一湖清波,坚定地说,“后湖片区一定要成为新文化与新艺术的摇篮!不仅是湖南的,也是全国的!”

  朱训德给出了这样的定义:新文化就是传承中华文明、秉承湖湘精神,面向未来人类社会发展需要,放开眼量、敞开胸襟,确定一套科学的、健康的审美体系、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而新艺术,则是用多元化的表现手法对新文化进行阐述和演示的一种方式。

  “我相信,中华文明历数千年劫难,依旧生生不息,它内含的文化元素是更适应人类健康发展的,这是习主席说的文化自信。但是文化自信,不仅仅是概念,不仅仅是符号,它一定是鲜活的人际关系、生活形态、发展方式、审美认知和时空呈现,是可感、可用、可知的,是美好而充满力量的。后湖这个片区,就要从艺术创作这一点切入,让人们从衣食住行、工作生活娱乐等方方面面,去感受这种新文化的内在力量与外在美好,为未来的城市及乡村发展,提供可参考的经验。”

  “我们不仅要网红,更需要高级红!”赵荣军说,“来后湖的艺术家,一定是人品、作品俱佳的,一定是对中国未来有责任有担当的,一定是能让人们感受到中国文化的自信的。”

  因此,后湖国际艺术园区在成立之初,便成立了一个艺术委员会,对每一个进入园区的艺术家进行严格筛选。

  “艺术是为人民的。”后湖艺术委员会认真学习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和习在第十次文代会、第九次作代会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后,大家明白了一个道理:“后湖国际艺术园区要走得长远,一定要服务于人民、引导人民。”

  今年10月,大师岛将组建一个永不落幕的美术馆群落,现在已有十多位艺术家加入这一行列,他们将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设立一个小型的美术馆,陈放他们的代表作。游客们届时可以随时到各个美术馆参观,并有机会观摩艺术家们的创作、和他们进行多方位的交流。这将是艺术教育和美育普及方式的创新。

  而未来,这里还将举办各类文献展、后湖艺术节、艺术双年展等有影响力的大型会展,并使之常态化,让后湖真正成为人民的后湖、艺术的后湖和中国文化的后湖。

  在艺术家、在政府工作人员、在园区管理人员的描绘中,我依稀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后湖将吸纳更多的文化及艺术创作人才,在这里共同研究、探讨中国新文化与新艺术的内在价值及外在表现形态,他们将通过自我创作将新文化的内涵用各种新艺术形式表达出来,形成新的文化艺术产品、科技创意产品、影视传媒产品和文化生活场景,并通过各类艺术展会、节会,运用各种传播技术及载体,将这些宣传和推广出去。与此同时,后湖的景观、自然生态与人们的生活及工作方式、审美情趣,也随之在后湖,未来,我们会遇见更美好的文化,更强烈的自信,不仅情趣盎然,更会荡气回肠!